<noframes id="nxxld"><form id="nxxld"><nobr id="nxxld"></nobr></form>

    <form id="nxxld"></form>
      <form id="nxxld"><listing id="nxxld"><meter id="nxxld"></meter></listing></form><noframes id="nxxld"><form id="nxxld"><nobr id="nxxld"></nobr></form>

      田剛院士:把基礎研究擺在更加突出位置,激活創新的活水源頭

      發布時間:2022-07-04

      編者按:6月6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布會舉行,科技部、中科院、工程院、中國科協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有關負責人,介紹了“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科技強國”有關情況。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實力正在從量的積累邁向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邁向系統能力提升,創新型國家建設取得重大進步。為探尋中國特色自主創新之路,光明網推出解碼“中國特色自主創新”系列訪談,專訪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學北京國際數學研究中心主任田剛,以國際視角講好中國創新故事,加強對基礎研究是創新源頭的認識。

      打鐵還需自身硬,中國的自主創新充滿希望

      光明網: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事業發展迅速,從您自身來看,您感受到我們最大的成績或者變化是什么?

      田剛:我是一個數學家,感受最深刻的還是在數學的發展上?,F在國際數學研究前沿,活躍著更多中國數學家的身影。通過多年的發展,我們引進和培養了一批高水平人才,也產生了一批高水平研究成果,在國際頂尖期刊上發表文章的數量和質量顯著增多。今年舉行的數學界最重要的學術盛會——國際數學家大會,我們國內就有十幾位學者受邀成為報告人,此外還有在國外的一些華人數學家受邀。而在1990年我參加日本京都召開的大會時,只有兩位華人。從這個方面就可以看出中國數學正在由大變強,這也是我們中國數學家堅定信心、共同努力的結果。由小見大,數學作為一個基礎學科的蓬勃發展,也側面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科技進步。中國正在日益走近世界科技創新舞臺中央。

      光明網:當然如您所言,改革開放40多年,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整體創新取得很大成績。但我們仍被一些人認為中國“非常擅長照搬,不擅長創新”,您怎么認識這一觀點?科技創新,中國有沒有話語權?

      田剛:我覺得任何時候都不應該把某種素質跟某個特定人群聯系起來。創新精神應該是人類所普遍具有的,并不特定屬于某個國家或者某個族群。中國人當然是可以創新的,中國近年來的一些突出創新成果也很好地證明了這一點。

      影響創新的因素很多,環境、體制機制及文化氛圍等都可能會影響某個時期的創新成效。西方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自然在基礎研究、技術成果等方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礎,而我們國家在現代科學方面起步較晚,相應地,在體制機制、創新文化營造方面與科技強國的要求還有一定的距離,這當然會影響我們的創新。我們要正視這個差距,在世界范圍內,我們的科技創新話語權與一些發達國家相比確實還有發展空間。但是隨著幾十年來,尤其是近十年來,一大批具有標志性、引領性的重大創新成果競相涌現,我們也絕不應該妄自菲薄。

      人們常討論中國人獲諾貝爾獎的問題,有人還以此來作為中國創新能力不足的一個例證。獲得諾貝爾獎當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我們需要注意的是獎項更多代表的是一段時期內某個成果很突出,它并不是檢驗一個國家科技水平的“絕對標準”。這些年來,中國整體科技水平的大幅度提升是毋容置疑的。我們要解開國人的諾貝爾獎情結,要有在世界上成為科技強國的信心和勇氣,更重要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打鐵還需自身硬,如果我們國家的科技工作產出足夠多原創性、奠基性的成果,對人類發展作出更多科技貢獻,我們在國際科技創新中的分量和影響力自然會增強,話語權也會隨之提高。

      揚長補短、與時俱進,走出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創新發展道路

      光明網:有觀點認為,美國的模式對于創新有利,且更加成熟,那么為什么中國的創新沒有搬照美國的模式?對比美國等發達國家,您認為中國在創新領域還有哪些方面存在差距,又該如何揚長避短,建設中國特色的國家創新體系?

      田剛:照搬從來都不是個好的辦法,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國情,國與國之間國情不同,一個國家的發展是不可能照搬另一個國家的。實際上哪怕是具體到人,我認為一個人也不能照搬另外一個人的辦法。要因人而異,很多時候是要根據自己的長處、特點、興趣去學習,每個人的發展道路也是不一樣的。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不能互相學習。恰恰相反,我們可以虛心地學習其他國家的一些長處,比如保護和促進創新的機制、文化或者環境中更有利于創新的因素等等。

      作為一個科技創新領域的后發國家,我覺得我們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在創新方面比較突出的一點差距是,我們的國際化程度還不夠高,尤其是在吸引國外活躍的年輕人上,包括優秀的年輕學者和學生,我們和美國學校的差距還是比較大的。聚天下英才而用之,這個非常重要。當然,隨著我們科技水平的提高,我們國家的吸引力一定會越來越強;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更多地主動向國外展現我們的成果。實際上現在很多發展中國家的人才,對我們科技水平的認知度還不夠,因此更傾向于去歐美發展。我們在國際化發展的道路上還有很多工作,要進一步改善國際人才尤其是外籍高端人才引進的環境和政策,強化我國的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平臺建設,利用“一帶一路”、金磚合作的良好機遇,吸引發展中國家以及發達國家的更多優秀的年輕人到我國求學,以及延攬更多優秀海內外人才參與到我國科技創新、社會發展建設中來。

      同時,為了更好地擴展國內青年科技工作者的國際視野,要進一步加大和推動科技領域的國際交流與合作,鼓勵活躍在學術前沿的科技工作者,尤其是青年科技工作者,參與到全球科技交流與合作當中,為他們搭建更多的平臺,給予他們更多的機會,讓他們能夠與全球頂尖學者學習交流,這對于青年科技工作者的成長和發展,對于我們更好地融入到科技全球化中將大有裨益。

      同時要注意的一點是,評獎和人才項目的實施要更加注重科學性,要進一步完善,做得不好會產生一些消極影響。以往我們的創新以問題導向、項目導向的比較多,存在一些功利性質,這樣可能會影響原始創新性,讓大家基于成效搞研究,希望在更短的時間內達到更大的效果,容易導致浮躁和急功近利;過度的評獎和過多的人才項目帶來的聲譽甚至是直接的利益,會造成不良示范,挫傷做出了好的研究成果卻默默無聞的科技工作者的積極性。獎項是一種學術認可,要保證質量,過多的獎項反而可能有違初衷。人才項目作為對科研人員過去工作的肯定與認可是非常需要的,但它不應該成為“帽子”,成為永久性的待遇保障。

      另外一點是高等教育,科技創新與高等教育密切相連,我們高等教育的水平與美國的頂尖學校來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過去,我國的高等教育取得了較大發展成就,包括北大在內的很多高校在人才培養方面做出了很多有益嘗試,能夠幫助學生培育學術追求,調動學習研究積極性,促使學生盡快進入科研軌道。但考慮一些實際因素,如成績績點、評獎評優、保研就業等,制約了學生創新能力的培養,導致學生不愿意在成績單上不顯示或難以顯示的領域進行探索,不敢在未知領域作大膽思考和創新。我們希望在人才培養的過程中,無論是國家、政府、學校還是院系,都能夠盡量地創造一個寬松自由的環境,鍛煉年輕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鼓勵他們自由探索,發揮才干,更安心、更好地來學習和做學問。

      事實上,我們國家的顯著優勢之一就是我們有規模巨大的人口,代表我們有強大的人才儲備,人力人才資源優勢顯著。人才是創新的第一資源。那么怎么去把真正的人才挖掘出來,激發人才活力,讓人才能夠發揮更大作用這一點我們還需要進一步努力。另外我們國家在推動構建創新體系方面還是很高效的,我國的國家創新體系是由科技創新各主體、各方面、各環節有機互動、協同高效的國家創新體系,國家、政府、高校、企業、科研院所等層層保障,在更高層次、更大范圍發揮了創新引領作用。

      總的來說,我們利用好自己的優勢,借鑒其他國家一些優秀的經驗,發展出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自主創新之路,是具有挑戰性的,但是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成功。

      基礎研究急不來、等不來,要有耐心、信心和決心

      光明網:現在有一種觀點認為,基礎研究離實際應用較遠,我們當下最緊要的是做好應用研究,服務于當前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您認為怎么該客觀看待基礎研究在整個創新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切實提高基礎研究地位,痛點在哪?該如何解決?

      田剛:我們國家是一個大國,我們的發展肯定是可持續性的發展、長期的發展。我們確實需要一批人去解決應用方面的研究,解決一些現在社會生產或者發展中產生的急需解決的問題。但是我們不能脫離基礎研究。因為急需解決問題也是會隨著時間而變動的,若干年后急需解決的問題,可能跟現在的基礎研究有著莫大關系。所以我覺得基礎研究對于我們長期發展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我們既要重視應用研究,又要重視基礎研究,二者相輔相成,不能厚此薄彼。

      另一方面,看似無用的基礎科學,實堪大用。我從事“沒用”的數學研究40多年。在普通人看來,純數學的理論研究離我們的生活和認知太遠,是沒有價值的??墒聦嵅⒎侨绱?,數學不以“有用”為研究的原點,有自己研究的基本問題。如果將技術的發展比作一座大廈,那么基礎研究如同地基,地基打得不夠堅實深厚,就談不上技術的創新和進步。我國在全球科研格局中還沒有取得引領地位,究其根本,正在于我們的基礎研究水平整體上還未達到領先水平,原創性的科學思想還遠遠不足。

      所以加強基礎研究勢在必行,如何加強呢?我覺得最重要的有三點:第一點是要有自信;第二點是要重視;第三點是不能急躁。重要的是營造一個有利于創新的學術研究環境,讓更多人年輕人能夠安心做研究。創新很多時候是不可預料的,有很高的風險,所以科研人員要有強大的自信心和毅力,我們也需要給予科研人員足夠的寬容和支持,尤其是基礎研究,不能保證每一項成果都能馬上發揮作用,或者在指定的時間內發揮效應。但只要我們堅持做下去,堅持沿著正確的方向做,就一定會做出成效,改變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為建設創新型國家提供堅實支撐。除此之外,我認為要想真正做到有重大的創新成果或者解決一些重大問題,也是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時間的,這其中所需要的時間不是10天、20天,可能是幾年甚至十幾年。所以中國科學技術的創新,需要科研工作者們踏踏實實地做,并且能夠安于“坐冷板凳”,做好應對挫折的心理準備。

      光明網:作為老一輩科技工作者,結合您自身科研經歷,您對當下青年科學家有何寄語?

      田剛: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們的年輕人要增強自信,敢于挑戰重大科學問題,心存目標,同時又腳踏實地。不要盲目跟潮流,要獨立思考,積極地努力,爭取做好的結果、原創性的結果,而不是跟著別人后面去撿一些便宜。


      來源:光明網

      數學會獎項

      華羅庚獎

      華羅庚先生是我國著名數學家

      華羅庚先生是我國著名數學家,他熱愛祖國,獻身科學事業,一生為發展我國的數學事業和培養人才做出了卓越貢獻。

      陳省身獎

      陳省身教授是一位國際數學大師

      國際數學大師陳省身教授是美籍華裔數學家、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他非常關心祖國數學事業的發展,幾十年來在發展我國數學事業、培養數學人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鐘家慶獎

      鐘家慶教授生前對祖國數學事業的發展極其關切

      鐘家慶教授生前對祖國數學事業的發展極其關注,并為之拚搏一生。為了紀念并實現他發展祖國數學事業的遺愿,數學界有關人士于1987年共同籌辦了鐘家慶基金,并設立了鐘家慶數學獎,委托中國數學會承辦。

      關注微信

      掃描二維碼關注

      京ICP備17012431號-1   京公網安備 110402430128號 版權所有:中國數學會  法律法規 | OA/ERP系統
      少妇在客厅被暴躁粉嫩多汁
      <noframes id="nxxld"><form id="nxxld"><nobr id="nxxld"></nobr></form>

        <form id="nxxld"></form>
          <form id="nxxld"><listing id="nxxld"><meter id="nxxld"></meter></listing></form><noframes id="nxxld"><form id="nxxld"><nobr id="nxxld"></nobr></form>